最新网址:www.loubiqu.com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大师姐她是拳修啊 > 第五十二章 人生如戏
    这场战斗才刚刚开始,那几道被削弱之后的剑气根本奈何不了魔尊玄溟半分。

    半空中的玄溟猛然瞬移至数十步开外,抬手祭出一把金光闪烁的唐刀来。

    “是我轻敌了,来打。”玄溟擦了擦嘴上的血迹,脸上笑容越发妖艳诡异。

    “乐意奉陪。”陆修亦气势上完全不输给身为魔界至尊的玄溟,他一边说着,一边侧过头看了林琅一眼。

    还活着,幸好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玄溟为什么如此冥顽不灵甚至打上了剑宗地界,但他绝对不能再前进半步了。

    玄溟固然是剿除伪神的神话级别人物,但陆修亦也是一等一的高手,虽然修为差了不知活了几千几百年的玄溟不少,但论近身战斗他绝不会输。

    两人几乎同时从平地跃起。

    半空之中金色刀光与紫电剑气相互交织不分伯仲,将那一小片天空突兀地点亮。

    烛玖见浮珑派那位姑爷有意单挑,就没再插手。

    先把伤员转移到安全地界再说。

    “林琅,林琅,还好么?”烛玖从口袋中掏了半天,掏出几瓶伤药出来,“这是镇痛的药,你喝下去,我给你正骨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林琅早就从地上爬了起来,她的右手尚且留有知觉,只是动动就要痛死。

    她单手接过镇痛药咬掉瓶塞一口咽下。

    熟悉的辣味在口中弥漫开来,想来这伤药是玄言子亲手做的。

    药效很好,只要过上三个呼吸那伤处便不再发痛,只是微微地带着些麻意,让人脑子晕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烛玖握着她的胳膊,将反转的肘关节猛地一掰。

    林琅能清楚地听见骨头咔嚓归于原位的声音,她虽然皮实,但实际上很少断骨头,除了某次失足从浮珑山头的百尺悬崖上掉下摔断了腿以外,这还是第一回受这么重的伤。

    “那狗娘养的王八蛋真是狠心,怎么能把姑娘家的手掰成这个鬼样子?万一骨头没长好落了病根,你这辈子都别想再用这手出拳。”

    烛玖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,林琅好歹也是他亲手养大的崽儿,居然叫人欺负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疼吗?”

    “疼。”其实现在是不疼了,只是麻酥酥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疼也得忍着,谁叫你大晚上自个儿跑出来还跑这么远,那狗娘养的王八蛋就喜欢抓你这样不听话的。”烛玖给最后一块指骨摆正后,又施了一道恢复的法术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明亮宛如白昼的夜空,幽幽地叹了口气:“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,我去帮那个谁的忙。”

    “烛玖师父,我是不是太弱了?”林琅看着自己无力下垂的右手,心里划过一阵若有若无的悲哀。

    “看你和谁比了,你总归是比大多数要强一些,别想那么多了,你又不是他们那种级别的高手,想那么多干嘛?”烛玖又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正所谓看见优秀的就会越发觉得自己不足,让林琅被这样不痛不痒地打一顿说不定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他隐约觉得玄溟那小子又犯了贼瘾,想从他们手中把林琅偷过去。

    以后还是多留心一下吧。

    烛玖这么想着,化为一道赤红色流星,猛然冲向天空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话说池修兆这边没等来陆修亦陆掌门,却等来了那位挑着灯笼带了一堆打手过来的李长老。

    池修兆大老远看见那晃来晃去的灯笼,便留了个心眼,挥手把两个人禁制的解开。

    “程长老,这边我也不为难你们,马上要过来的那个可能是和我有仇的,若真是她,你们就随我演一出戏,我便将你们放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程墨衣也是个上道的,知道横竖自己也走不了,只好先同意再说。

    “首先先把衣服脱了。”

    池修兆话音未落,左半边脸猛地挨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下意识就......”

    程墨衣捂住不听话的双手,哎呀坏事儿,怎么能下意识就给了他一耳光呢?

    “没事,我知道你们多少不乐意,然后你们都把头发弄散,靠在我怀里。”

    还是话音未落,他右半边脸又猛地挨了一耳光。

    “士可杀不可辱,你不要以为我们百花教都是这样的女人!”这回程墨衣这一耳光用上了十成十的力气,“呸,王八蛋!”

    算了,干脆就这样吧。

    如果你改变不了现状,就去坦然接受吧。

    池修兆如此想。

    这边李长老带着人都过来了,只见这边小山坡上热闹的很,两个姑娘围在池修兆身前轮流扇耳光。

    一边扇还一边骂。

    “你这狗东西!还想让老娘脱衣裳!”

    “就是!死老不正经!明明年纪都能当我爹了!”

    “渣男!”

    “老黄瓜刷绿漆!”

    场面一度十分劲爆。

    “师父,”一个旁观的弟子眉头皱得老高,“您不是说这儿有魔修吗?”

    怎么一过来就看到了某位池姓长老的修罗场?

    “那两个女人都是魔修,别让她们跑了!”李元谷压低声音,“我们上。”

    没人动窝。

    毕竟大家对池长老的风流轶事也是多多少少有所耳闻,就算这两个姑娘都是魔修又怎样?池长老不是第一次领魔修姑娘过来过夜了。

    要是敢动人家姑娘一下,池长老能给人就地活撕了。

    这边程墨衣看见周围围了一圈人,心中不禁一阵紧张,但池修兆那家伙让她们别停一直扇他耳光,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给了池修兆最后一个响亮的巴掌,又拢了拢有些敞的衣领子,转过头看向那群剑宗弟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?做了亏心事还叫人?”始终演技在线的程墨衣冷哼一声,“池修兆你能耐啊!”

    这边万念青怯场没敢说话,只能抡圆了手给了池修兆一耳光。

    “你听我解释......”池修兆心说这俩人也太入戏了吧,意思意思就完事儿了,哪儿能真扇啊!

    “对我做这种不轨之事也就算了,居然还对我闺女儿出手!你是不是人啊!”程墨衣悲痛欲绝,一把抱住万念青,悄悄凑在小姑娘耳边耳语道,“等下你抓住机会就跑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!池修兆捂着脸一脸的委屈巴拉。

    别说,看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气氛突然变得诡异了起来,剑宗弟子们沉默了,李长老也沉默了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不要说抓魔修这档子事儿了。

    先想想怎么才能把池长老救出来吧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